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在天门山飞了一千多次,资深翼装飞行员揭秘这项运动

时间:2023-05-16 04:11:52 | 浏览:1453

从直升机或是山崖上纵身一跃,在翼装飞行员眼中,如鹰一般翱翔空中,不断地调整速度和飞行高度,享受着在跨越天然或人为屏障时所获得的精神愉悦。而在一些网友看来,翼装飞行则是“疯子的运动”。两天前,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遗体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被找到。这

从直升机或是山崖上纵身一跃,在翼装飞行员眼中,如鹰一般翱翔空中,不断地调整速度和飞行高度,享受着在跨越天然或人为屏障时所获得的精神愉悦。而在一些网友看来,翼装飞行则是“疯子的运动”。

两天前,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遗体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被找到。这个小众又极具危险的项目也浮现在大众视野中。

一些90后甚至00后,陆续加入到翼装飞行运动中。成为翼装飞行员需要哪些条件?它的高风险性主要体现在哪里?又该如何规避这些风险?在资深翼装飞行员张树鹏看来,年轻人渴望与自然对话的精神值得鼓励,但参加极限运动也要对其危险充分预估,从事极限运动前,要有清醒理性的认识,才能有的放矢,更好地驾驭极限运动。

条件资质:需数百次跳伞及飞行经验

女翼装飞行员的遇难,让张树鹏的内心既惋惜又复杂。不幸发生,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公众也从各种渠道看到了这样的消息,“疯子的运动”等评价也随之出现在新闻的评论区。“大家看到的是新闻,不是运动本身,也不断出现了公众对翼装飞行的误解。”

女翼装飞行员最后飞跃的天门山,也被称为翼装飞行的“圣地”。张树鹏也曾一千多次在天门山完成低空翼装飞行。低空翼装飞行需要一个垂直于地面的悬崖,高度在600米以上。综合气候条件与地理条件,如天门山一般的山区少之又少。

张树鹏在起跳台准备翼装飞行

成为一名专业的翼装飞行员前期需要经过高空跳伞培训,并需要跳够200次后,才能学习高空翼装飞行。积累了100次高空翼装飞行经验,同时高空跳伞和高空翼装飞行的次数达到400次之后,才可以学习低空跳伞。累积100次低空跳伞经验后,才可以学习难度最大、危险程度最高的低空翼装飞行。“对于一个业余爱好者来说,从零基础到能够进行低空翼装飞行通常需要两三年时间,就算每天都坚持训练,也需要一年左右时间。”

起跳前准备

每当张树鹏站在起跳台,调整呼吸后纵身一跃,向前下方加速俯冲,起跳3、4秒后,宽大的翼装飞行服便充满空气并产生升力,就可以保持向前飞行。“在空中的飞行姿态像一只鹰,随着外界的环境变化,做出速度和高度的调整。当到达安全开伞高度时,打开降落伞并安全降落。”

在张树鹏看来,低空翼装飞行的起跳点并不固定,可以是悬崖、大桥、超高建筑,也可以是直升飞机。低空翼装飞行只使用一个降落伞,开伞高度低至离地150米左右。“由于场景的多样与复杂,飞行航线中最有可能的风险是航线偏离和突遇障碍物,因此难度和门槛都要高于高空翼装飞行,风险性也是很大的。”

风险防控:专业训练和装备检查至关重要

“希望像鸟一样在天空飞翔,翼装飞行就相当于给我穿装上了翅膀,让我能够快速飞行。但是这样的尝试势必也带来了很大的风险。”一名翼装飞行员表示,极限运动对参与者的体能、技术都有着极高的要求,需要长期系统的专业训练,对于经验尚浅或者跨界的人来说,都容易导致意外的发生。

近几年,越多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翼装飞行运动中。张树鹏总要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寻找刺激还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

“这是最重要的,因为这项运动不像篮球、排球,需要有一个漫长的准备学习过程。如果没有足够热爱,很难接受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张树鹏认为,在从事这项运动前,需要清醒理性的认识。

张树鹏每次飞行前,都要仔细地检查装备,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折叠降落伞。“每次都要重新叠,这个时间是最长的,如果非常熟练需要十几到二十分钟,慢一点的需要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虽然很麻烦,但是非常重要,只有伞叠好了,开伞才能很顺利。”

近年来,张树鹏主要从事着低空翼装飞行,主要装备包括合适的翼装飞行服、降落伞、头盔,以及高度表、GPS对讲机等辅助设备。在高空翼装飞行中,还要加入备用降落伞以及高度警报器。“飞行者一般将设定好的警报器放在头盔里,一旦到了需要注意的不可控高度,警报器会鸣响,起到提醒的作用。这也是防止飞行者错过最佳开伞高度的方法。”

每次飞行前,张树鹏都要对装备检查三遍。“拿到装备时、登机前和跳伞前都要检查,对于一些初学者,除了教练帮助检查外,飞行者也应抱有对自我负责的态度,谨慎查看所携带的这些仪器、装备是否安全可靠。”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飞行设备性能不断提高,训练准备逐渐完备后,翼装飞行的事故率大幅度降低,目前包含跳伞在内的翼装飞行事故率为千分之五。

“对一项运动热爱的同时,仍然需要对这项运动的规则抱有敬畏之心。”张树鹏认为,在合理的范围内突破自己,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避免遗憾的发生,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喜斌

编辑:徐慧瑶

流程编辑:吴越

相关资讯

天门山翼装飞行有多危险?为何说翼装飞行是一项九死一生的运动?

为什么说天门山翼装飞行“九死一生”,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挑战极限?天门山翼装飞行女大学生的故事告诉我们,翼装飞行作为一项令人兴奋和刺激的极限运动,在给人们带来独特的体验和感受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生命危险。极限运动的目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 翼装飞行事故率是千分之五

张树鹏在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5月12日,女大学生安安(化名)在天门山上的最后一跳,引发了大众对翼装飞行这一项极限运动的关注。据遇难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跳的画面曝光,女孩安安在从距离地面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后,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

天门山为何是世界极限运动圣地?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已在此飞行超千次

“我觉得那种飞行的姿态太优美了,完全像鸟一样,实现了人类自由飞行的梦想,那种感觉特别棒。”这是张树鹏的开场白。他说,人类有三大终极梦想,飞行、永生和预知未来,自己在空中有一种圆梦的感觉。天门山就是他圆梦的地点之一。作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截

在天门山飞了一千多次,资深翼装飞行员揭秘这项运动

从直升机或是山崖上纵身一跃,在翼装飞行员眼中,如鹰一般翱翔空中,不断地调整速度和飞行高度,享受着在跨越天然或人为屏障时所获得的精神愉悦。而在一些网友看来,翼装飞行则是“疯子的运动”。两天前,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遗体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被找到。这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谈极限运动:在天门山飞过千余次,不是“疯子运动”

最近,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去世使得翼装飞行这项运动受到广泛关注。据官方通报,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

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 朋友:并非第一跳 这次飞行对她难度不大

5月12日,24岁女大学生刘某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翼装飞行时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16日,曾多次与该女子一同飞行的“伞友”王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失联女子飞行经验丰富,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在天门山翼装飞行,但其选择的线路对她而言难度并不算

翼装飞行天门山,为何是全球极限运动的天堂?

近日,一位女翼装飞行员在湖北张家界天门山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纪录片时,因从直升机起跳后降落伞未打开,直接坠入谷底而身亡。事件发生后,翼装飞行运动再次受到广泛关注。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来说,翼装飞行就是极限运动中的“魔鬼”,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

2020年,女大学生刘安在天门山翼装飞行时遇难,极限运动值得吗?

2020年5月12日上午,按照原先既定的飞行路线,刘安穿着翼装飞行服准备就绪后,从张家界天门山2500米高空一跃而下,这一跳竟成了这位大四女生与世界的永别,随着这位年轻生命的无情陨落,一时间人们对极限运动议论纷纷,各执己见。要知道,作为重度

女大学生天门山翼装飞行遇难:这项极限运动问世三十年,全世界敢玩的只有几百人

5月18日,在天门山失联的翼装飞行女运动员被救援队找到,据媒体向救援队求证的信息显示,该女队员已经遇难,更多信息景区将做进一步披露。而网络上持续多天的关注再一次将翼装飞行这一极限运动推进大众视野。什么是翼装飞行?这项听起来就很有挑战性的极限

2020年“白富美”翼装飞行命丧天门山:极限运动到底该不该背锅?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2023年4月6日,随着四个年轻人在张家界跳崖事件的发生,天门山再次闯入了大众的视野里,很多人都对此地有了望而却步的态度,因为这里不是第

2020年,大四女学生在天门山翼装飞行不幸遇难,极限运动值得吗?

体验过翼装飞行的人,形容这项运动让人像鸟儿一般自由自在翱翔,但它同样具有极大危险性,是全世界公认的极限运动之最。2020年5月12日,一位大四女生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一跃而下,但由于未能及时打开降落伞,她从两千五百米高空坠落,掉入地形复杂的张

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员已找到,公安正赶往现场

来源:潇湘晨报【#天门山翼装飞行员已找到#,公安正赶往现场】5月18日11:30,记者从搜救队伍方面了解到,一小时前,失踪女翼装飞行员已经找到,具体